訂單查詢

俄羅斯物流查詢
香港物流 > 企業新聞

白俄羅斯總統表態“與俄羅斯合併”,真心話還

" alt=""/>

 

▲ 資料圖。圖文無關。 圖片來源:視覺中國

 

2月15日,白俄羅斯總統盧卡申科在連續和俄羅斯總統普京會談三日後表示,他已“準備好明天就和俄羅斯合併”。

一、盧卡申科總統就白、俄關係發表過的觀點

俗話説得好,聽話聽音,鑼鼓聽聲。但鑼鼓不能只聽一槌,聽話也不可僅聽一句。

其實就在過去的一兩個月裏,素來很“搶鏡”的盧卡申科總統就白、俄關係發表過許多高見。

去年12月24日,盧卡申科在白俄羅斯首都明斯克主持會議,在這次官方會議上,他指責俄羅斯“説了不算”,聲稱“我們白俄羅斯和俄羅斯不再是兄弟之邦,充其量也就是合作伙伴”。

不過,第二天他就和普京見面,收了普京4麻袋土豆的新年大禮包,回來後便改口説幾天前的話不過是“開個玩笑”,俄、白這對“好兄弟”還要繼續在“這個困難、脆弱的世界”抱團取暖。

2019年1月10日,美國《外交政策》雜誌披露,白俄羅斯正式宣佈取消了自2008年開始、美國駐該國使館外交官“最高不得超過5人”的限制,這被視為白俄羅斯向美國示好的表現。

該雜誌還披露盧卡申科“不打算把雞蛋放在一個籃子裏”,因此對美國作出友好試探。

然而,沒過些日子,他又去了俄羅斯索契,和普京連着滑了三天雪,並説了文章開頭那番“親密”的話。

二、宣稱合併不是一回兩回

其實盧卡申科宣稱要讓白俄羅斯和俄羅斯合併,也不是一回兩回了。最早的一次至少可追溯到2004年,當年3月他首次公開宣稱“不反對”和俄以“俄白聯盟”的方式合併。

但這年8月15日他就反悔了,在明斯克聲稱“這對於白俄羅斯而言是不可接受的”。

2016年底,這位白俄羅斯總統又一次談起“俄白聯盟的特殊性”。但翌年2月3日,他又在專門舉辦的“大討論”上公開稱俄“扼住白俄羅斯的咽喉”,“隨手一筆就能抹殺兩國間長期存在的協議和條約”,聲稱“任何利益都不能和國家主權獨立相提並論”。

可以看到,盧卡申科兩頭的話都説過,而且説過不止一次。

" alt=""/>

▲ 資料圖。圖文無關。 圖片來源:視覺中國

 

三、説到底為了一個“利”字

管仲曾經説過,“天下熙熙,皆為利來;天下壤壤,皆為利往。”盧卡申科就白、俄關係反覆發表觀點,説到底就是為了一個“利”字。

白俄羅斯幅員狹小,資源貧乏,且由於歷史原因經濟高度依賴俄羅斯。

白俄羅斯和俄羅斯間最大的經濟“臍帶”,一是能源(主要是天然氣),二是邊境開放協議。這兩者都關乎白俄羅斯的經濟命脈。

俄羅斯一直對白俄羅斯實行優惠供氣價,但近年來前者飽受國際制裁困擾,不願再在天然氣這個“創匯拳頭產品”上“吃虧”,因此一再試圖對包括白俄羅斯在內的“享受優惠價格夥伴”提價,引發白俄羅斯方面的不滿和恐慌。

自去年12月底以來盧卡申科先後三次親晤普京,最長一次共度3天之久。他們當然不是忙着滑雪或吃土豆,最主要也最棘手的議題是天然氣價格問題。

很顯然,頻繁的雙邊會談和盧卡申科如此高頻率的變換雙方關係的説法,折射出的現實可能是天然氣問題談判不順利。

至於邊境協議,2017年2月9日白俄羅斯為吸引外國遊客,宣佈對80個國家短期遊客免籤。

但俄羅斯旋即宣佈在俄、白邊境建立“安全區”,事實上等於讓俄、白邊境協定中“雙方邊境完全對等開放”的條款成為一紙空文。這讓雙方的關係有些尷尬。

四、雙方合併的條件,暫時不存在

白俄羅斯之所以窮,之所以要依賴俄羅斯援助,很大程度上是和歐美關係惡劣所致。

盧卡申科時不時顯示一下白俄羅斯的“外交多元化”和“獨立性”,我估計,無非是想嘗試一下能否鬆動白俄羅斯和歐美間的關係,實現“輸血血源多元化”。

能行固然好,否則也可以給俄羅斯一點壓力,換取更好一點的條件。

同理,盧卡申科對俄釋放“合併”之類的信號,也是一方面希望藉此換取俄方更好“禮包”,另一方面藉機向歐美討價還價。

而普京大約也不可能讓盧卡申科在未來“俄白統一國”中扮演足以令後者感到滿意的角色,而更合適、雙方都能接受的“合併協議”,只怕暫時還不存在。

不僅如此,白俄羅斯是歐陸最貧困國家之一,人均GDP只有5726.03美元(2017年,世界銀行數),俄、白合併,這會讓俄羅斯背上一個沉重的財政福利包袱,普京真的樂意嗎?